“非常遺憾,中職、高職冠軍選手不能同時登臺亮相。”日前,交通運輸部人事教育司有關負責人公開批評全國職業院校汽車維修技能大賽中職組、高職組被有關部門與行業組織分而治之、多頭管理的亂象,並稱這對於交通運輸行業人才培養與青年學生成長成才有害無益。
  “技能大賽是人才選拔培養的重要風向標與檢驗平臺。”據知情者透露,關於全國職業院校汽車維修技能大賽話語權的問題,涉及教育部、交通運輸部、機械工業教育發展中心;而針對參加國際技能大賽選手選拔權進行博弈的,則集中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教育部、中國汽車維修行業協會之間。
  國家有關部委及行業組織到底為何而爭,以及深層次的原因是什麼?中國青年報記者展開了調查採訪。
  中職、高職汽車維修大賽分兩地舉行 承辦單位分屬不同行業
  今年6月中旬,全國職業院校汽車運用與維修技能(中職組)大賽(以下簡稱“中職組汽車大賽”)在江蘇省無錫市舉行,而全國職業院校(高職組)汽車檢測與維修、汽車營銷大賽(以下簡稱“高職組汽車大賽”)則在吉林省長春市進行。
  中國青年報記者從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官方網站獲悉,中職組汽車大賽由教育部聯合有關部門主辦,全國交通運輸職業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以下簡稱交通運輸教指委)、中國汽車維修行業協會、江蘇省教育廳等承辦。高職組汽車大賽同樣是教育部聯合有關部門主辦,承辦、協辦單位分別是吉林省教育廳、機械工業教育發展中心等。
  交通運輸教指委、機械工業教育發展中心是怎麼與學生汽車大賽扯上關係的呢?這還得從職業教育“政府主導、行業指導、企業參與”的三原則說起。教育部根據“三原則”牽頭成立了53家“行指委”、6家“教指委”。這些組織受教育部委托,由行業主管部門或行業組織牽頭組建和管理,對相關行業(專業)職業教育教學工作進行研究、咨詢、指導和服務,指導本行業職業教育與培訓工作。
  據全國行業職業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組成名單顯示,交通運輸教指委設在交通運輸部人事教育司,主任委員為該司有關負責人;全國機械職業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則設在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培訓部(即機械工業教育發展中心,記者註),主任委員為機械工業教育發展中心原主任。
  “因此,不可避免地在汽車職業教育領域以及學生技能大賽中出現了姓‘交’還是姓‘機’的‘拉鋸戰’。”知情者向本報記者透露說。
  是誰的手伸得太長
  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機械工業教育發展中心主任陳曉明並不迴避學生汽車大賽語話權爭奪的問題。他說:“汽車前市場管製造,後市場管維修、銷售的模式,與現在汽車產業升級、製造與服務並重發展趨勢不適應。”
  陳曉明認為,中國汽車工業協會、中國汽車工程學會(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下轄專業協會),中國汽車維修行業協會(交通運輸部主管),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民政部註冊登記)等行業組織分屬於不同部門是歷史造成的,不符合市場規律,不適應汽車產業運營管理體系。
  機械工業教育發展中心前身是原機械工業部教育司,上世紀90年代國家機構改革以後負責行業教育培訓工作。陳曉明說,學生汽車大賽不能按過去計劃經濟思維來設計,應該按完整產業鏈所需要的能力設計,不光高職組汽車大賽由該中心主導,中職組學生汽車大賽也應該合併過來統一組織、設計。
  對這種說法,交通運輸部表示“反對”,並給出了理由:國務院法規、中央編辦批覆交通運輸部“三定”職責(中央編辦發〔2013〕133號),均明確交通運輸部門主管全國機動車維修業。交通運輸教指委也設在本部門。2013年交通運輸部、教育部還聯合簽發在職業院校交通運輸類專業推行“雙證書”制度的實施意見。
  “從行業發展、中高職銜接以及交通運輸類應用型本科、專業碩士人才培養角度出發,專業目錄、技能大賽等應該放在同一個類別進行科學研究與制定。”浙江交通職業技術學院院長王怡民說。
  現在交通運輸類中職專業、高職專業分別歸交通運輸教指委、機械職業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指導,造成中高職專業、課程不對接,甚至出現同質化競爭,直接受影響的交通運輸類高職院校33所,在校學生29萬人;中職學校120多所,在校學生40萬人。
  據介紹,自3年前開始,有關方面就圍繞機動車維修類專業歸屬、學生汽車大賽話語權等展開了交鋒。去年9月,在教育部召開的各行業職業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會議上,交通、機械兩家就有爭議。有關部門表示,在會上能協商的就協商解決,不能當場協商解決的可以提交書面意見。
  今年以來,交通運輸部人事教育司通過正規渠道向教育部職成司發函,商請解決中職、高職學生汽車大賽“一分為二”等有關問題。
  據透露,目前,教育部修訂的高等職業學校專業目錄(征求意見稿)中,機動車維修類專業已劃至交通運輸職業教指委。但是,對高職組汽車大賽歸屬問題,態度不明確。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關於參加世界技能大賽選手選拔工作又刺痛了教育部以及中國汽車維修行業協會等。據瞭解,2015年世界第43屆技能大賽將在巴西聖保羅舉行,中國將再次組團參加28個項目的角逐。
  有著“技能奧林匹克”之稱的世界技能大賽始於1950年,每兩年舉行一次,選手年齡要求在22周歲以下。中國從2011年開始組隊參加。教育部方面認為,中國代表隊選手的選拔、培訓工作應該依托行業企業,並與全國職業院校學生技能大賽等有機銜接,達到一致對外、為國爭光的目標。但有關部門把中國代表隊的大部分選拔、集訓基地設在系統內的技工學校、技師學院和部分企業。
  全國有3000萬中高職在校生,大部分在校生的年齡在16~21歲,作為中國技能人才主力軍的職業院校學生群體,卻難以企及世界技能大賽這一舞臺。有人批評:“畫地為牢,生怕國家對選手的補貼、獎勵旁落他人。”
  中國汽車維修行業協會會長孫守仁說,該協會擁有國內一流的專家資源,以及世界技能大賽汽修項目裁判,他們主動找到人社部能力建設司對接,希望參與並承擔我國參加世界技能大賽汽修項目選手的選拔與訓練指導工作。不過,這種舉措沒有得到對方的積極響應。
  發展現代職業教育面臨部委“各自為政”的考驗
  本報記者查閱人社部發文的2014年中國技能大賽安排表發現,教育部主辦的全國職業院校技能大賽沒有列入國家級一類、二類競賽目錄,獲獎選手不能授予“全國技術能手”榮譽稱號,不能獲得晉升一級職業資格的獎勵。
  至於具體原因,人社部方面讓本報記者去問教育部。
  “類似的問題很多,政府、行業組織、行業學校錯位、失位、越位的事也不少。到底是以部門利益為大,還是以學生成長與人才培養為大?有關部門就是喜歡單干。根子在利益上,難點在政府部門。要解決這個問題涉及現代治理體系與能力建設。”陳曉明說。
  雖然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寫入了黨的十八大報告和十八大三中全會決定,但是據參加全國職業教育工作會議的人士介紹,在高規格的會議上,有關部門還提出建立“現代職業培訓體系”,細緻到課程怎麼開設等內容。如果作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一部分還差不多,如果另搞一套“現代職業培訓體系”就顯得調子不一致。
  現代職業教育發展離不開行業指導與產教融合,國家有關部委、行業組織連學生技能大賽話語權都爭得不可開交,又談何去建設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呢?機械教育專家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這種狀況對事業發展和人才培養的害處,你懂的。”  (原標題:多部門為學生技能大賽話語權“打架”)
創作者介紹

新不了情

pz69pzar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