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某,青島一家大型企業的員工。2013年被國外間諜收買。2014年4月因偷拍航母基地被國安部門抓獲。
  潛伏、刺探、拍照、加密、發送……這一系列間諜行為並非只出現在影視劇里。在現實生活中,在我們身邊,也許就有人在搜集我國的軍事情報,當起了間諜。
  隨著中國國防實力的提高,中國軍隊新列裝的武器裝備以及重大軍事活動受到境外勢力的高度關註,他們急於搞到這方面的情報。但如今,那種“派間諜打入對方內部”的老套方式已基本不可能或短期內難以奏效,於是一個有效的辦法就是收買當地人或看似不相干的“外人”為自己服務。近日,中央電視臺披露,有多名被境外情報機構收買的人從事刺探軍情、搜集情報的活動,並因此鋃鐺入獄。
  有關軍事專家告訴環球人物雜誌記者,與中國航母、導彈、戰機等相關的研發機構和軍事基地等都是最招間諜的地方。
  航母基地外面的鬼影
  2014年年初的一天凌晨,在山東青島市的黃海海邊,一個黑影閃進一條小路。這是一條通向我航母基地的小路。此人走走停停,最後潛伏到離基地不遠的一個小山包後面。他拿出一臺長焦照相機,對著航母基地猛拍一通。
  當然,此人沒有想到的是,他的一舉一動都沒能逃過我保衛部門的眼睛。4月20日,青島市國家安全局經過縝密偵查,一舉將這個刺探我航母情報的間諜抓獲,在其住處,起獲照相機、望遠鏡、筆記本電腦等涉案工具。國家安全局偵查人員透露,此人姓曹,是當地一家大型企業的員工。
  那麼曹某是如何與境外間諜機構搭上關係的呢?原來,曹某工作之餘經常在網上尋找賺錢的機會,並掛了個人資料。2013年的一天,一名操著生硬中國話、自稱某軍事雜誌社“主編”的人打來一個電話,說有一份現場考察員的工作可以給他乾,而且薪酬不菲。
  於是,在金錢的誘惑下,曹某每逢周末或節假日就按照“主編”的指令,到附近的軍事基地轉悠並伺機拍照。為了更好地完成“主編”交給的任務,他還在對方的指使下購買了進口品牌高倍望遠鏡,以及用於手機拍攝的專用鏡頭。
  在一個周末,曹某背著自己的新裝備偷偷潛入某軍事基地附近,拍攝了一些照片傳給了“主編”。“主編”不僅對曹某予以鼓勵,還立刻匯來了一筆豐厚的酬金。點著厚厚的鈔票,曹某心裡犯起了嘀咕:“如果被抓住,自己這一輩子可就完了!”但就在曹某思前想後的時候,“主編”通過郵件發來一句話幾乎堵了他的回頭路:“你的照片很有價值,已經發到國外了,如果有人舉報你,自己想想後果吧!”
  雖然明知乾著危害國家的事,將會受到法律的懲處,但曹某在國外間諜人員的利誘和威脅下始終沒能懸崖勒馬,而是在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現在,曹某已經被當地檢察機關批准逮捕,正在等待法律的製裁。
  沖導彈基地而來的測量者
  在我國陝西的秦巴山區,近年來多次發現有美國、日本等國的非法測繪人員在此進行測繪活動,據悉他們都是沖這裡的“導彈基地”來的。
  “有一個日本人,在中國雇了一輛車,在寶雞某要地非法測量時被抓。”這是今年9月陝西省測繪地理信息局相關部門負責人對外透露的一個消息。
  這個日本人攜帶著電子測量設備,從甘肅慶陽出發,沿著秦嶺一路向東進行偵測。他為了掩人耳目,還專門雇了當地的車輛和司機,假扮成游客到這裡游覽。據瞭解,這個日本人受雇於其國內一家有情報背景的公司,很顯然他的測量行為是有間諜性質的。目前,此人已被我國驅逐出境。
  去年,我國安全部門還破獲一起間諜測繪案。一名美國人娶了一位中國女子,利用中國女婿的身份長期進行測繪。他竟然把巴山分成1000米見方的網格進行測量,掌握了很多重要的軍事數據。相關專家在接受環球人物雜誌記者採訪時指出,雖然每個國家都有一些公開的測繪數據,但在實際情況中,各國都有自己的坐標體系,這些都屬於絕密數據。在高科技武器頻出的今天,地理信息的戰略價值尤其重要,精確制導武器要想攻擊一個遠距離的目標,靠的就是平時通過各種手段對該目標精確坐標的掌握。因此,一個國家關鍵軍事設施的地理信息,絕對是國家機密。
  境外勢力對我軍導彈目標發動間諜戰的典型案例,當數前幾年判決的沃維漢、郭萬鈞間諜案。
  1948年出生在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的沃維漢,畢業於哈爾濱大學醫學系,後赴德留學並獲得博士學位。在德國學習期間,他因經濟上不寬裕、常與“民運”人士攪在一起,最終被在德國的臺灣間諜人員策反,成為臺灣軍情局的間諜。上世紀90年代初至本世紀初,沃維漢多次進出大陸進行情報搜集活動,並伺機發展成員。
  其間,沃維漢結識了大陸導彈技術專家郭萬鈞,並以重金將其收買。郭萬鈞參與了某型號戰略導彈的設計。他見錢眼開,利令智昏,先後向沃維漢提供了大量有關戰略導彈的情報。2005年初,沃維漢、郭萬鈞先後被我安全部門抓捕歸案。經法院審理認定,郭萬鈞先後向沃維漢提供了涉及戰略導彈等7項絕密情報,對國家安全與國防建設造成了特別巨大的危害。
  2008年11月28日,沃維漢和郭萬鈞分別以間諜罪和叛國罪被執行死刑。
  削尖了腦袋接近戰機
  近些年來,中國戰機的發展速度令國外一些敵對勢力驚恐。
  戰機的研製機構自然是獲取相關情報最主要的地方,外國間諜往往削尖了腦袋想往裡鑽。據安全部門透露,有兩個新情況最值得註意:近幾年西方情報機關開始把一部分註意力放在了網絡上,試圖通過網絡黑客行動,獲取戰機研製機構的數據和研發進度等信息。另外一個就是,西方間諜機構利用公開身份做掩護,在一些相對公開的場合獲取資料。比如,每兩年一次的珠海航展就成了間諜們的富礦。他們會選擇一個絕佳的位置,用焦距達600毫米以上的大型望遠鏡頭拍攝,哪怕是遠離展區的戰機細節,也無法逃過這些長焦鏡頭。今年珠海航展期間,我國“鶻鷹”戰機首次亮相,為避免外形細節泄密,並未與觀眾近距離接觸,降落時也會很快滑入專門機庫。這實際上也是國際慣例。美國F—22A戰機最初參加航展時,也不從航展的機場起降,而是從附近的軍用機場起飛,飛行表演後再返回;美國B—2轟炸機在和媒體初次見面時,也是有意遮蓋了重要的尾部隱形細節。但此次“鶻鷹”的謹慎舉措,並未逃過那些國外情報人員的鏡頭。因“鶻鷹”要進行低空盤旋,而架在附近山上的長焦鏡頭就能拍到它的大量細節,完全可供專家進行分析。
  間諜們在盯最先進戰機的同時,還專門有人在軍用機場附近瞭解現役戰機的分佈和訓練情況。軍事專家曾披露,在一些機場、基地的周邊,常常一夜之間冒出些飯店、賓館或游樂場所等,那些原本應靠營利為生的企業,雖沒有多少買賣,卻照樣堅持經營,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方面,間諜們可以通過觀察、拍攝相關戰機的起降等訓練活動,判斷出這支部隊的戰備、訓練水平和裝備水平。另一方面,間諜們可以在這些地方尋找和網絡軍迷,拉他們“入伙”。
  今年8月,哈爾濱一所大學的研究生常某某就因向境外出賣情報被捕。常某某是航天專業的碩士研究生,同時也是一位“軍迷”,平常喜歡收集一些軍事資料,尤其對戰機感興趣。就在和自稱“軍迷”的境外間諜的交往中,常某某慢慢地陷了進去,先後出賣內部軍情資料50餘次,接受酬金20餘萬元。
  網站上的各種軍事論壇,有時也成了軍迷們的陷阱。境外情報機構會在這裡物色人選,先以購買照片為幌子,以小利誘惑,逐步將其拖下水。
(原標題:隱藏在中國的軍事間諜)
創作者介紹

新不了情

pz69pzarc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